依据学习需要确定并设计学习模块

依据学习需要确定并设计学习模块


深圳市新安中学  吴泓


  “模块课程”于20世纪60年代末期出现于基础教育领域。20世纪90年代初期我国将此类课程形态引入到职业教育领域,又于2004年正式地写入我国基础教育的课程文件——《普通高中课程方案(试验)》。研究表明,“学习问题”“学生需要”“课题研究”“专题研读”是我国高中课堂教学中正在实施的四种形式。在这篇文章中,主要阐释如何设计“专题研读”式的学习模块。“专题”为的是集中,“研读”为的是深入。当一个学生聚焦某个“专题”(一个人物,或一部著作,或一段历史,或某个话题),材料不断积累,认识逐步加深,体验点点汇聚,思想层层积淀,分解化合,发酵蒸馏,就会凝结成一种对社会、人生独一无二的个体认识,即精神、思想层面的东西;就会去陈言而留真意,除粗秽而存精气,就能做到由博返约,厚积薄发。网络平台、完整经典、专题阅读、读写一体是“高中语文专题研究性学习”的四大特征。


  一、前期思考及准备


  与我过去接手的四届文科重点实验班不同,2012年春季学期,我接手的是高一下学期学校进行文理分科分班后重新组合的“传媒艺术班”。该班的情况非常特殊——全班40人,从本校高一各班分流进入该班学习传媒专业的16人,从外校转入该班学习传媒专业的10人。另有学习音乐专业的7人,学习舞蹈专业的5人;还因为学校高一设有一个美术班的人数已满而被分到这个班学习美术专业的两人。


  怎样帮助他们在未进入大学之前,对将来欲学的这个专业有一些简单的认识,把他们的专业学习与语文专题学习整合在一起?这是一件非常棘手的事情。更何况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这个班学生的语文能力及文化视野与原先我带过的文科重点实验班相比,差距甚大。个别学生学习行为习惯也不是太好,真正要把他们带上语文专题学习之路,通过语文专题学习去学习他们的专业知识,使专题专业同时得到发展,实现共赢,就需要下很大的工夫,也需要较长时间的磨练。为此,经过一番思考、纠结,在一次次对所选专题内容否定之后,我把目光锁定在了电影。电影是一门综合艺术,有文学、有美术、有音乐、有摄影,每一个学生都能够在这里找到自己感兴趣的学习点;兴趣一旦激发起来,学习之后又能获得成就感,以后的以“专题”为依托所进行的专题研究性学习才可能保证其持续发展的可能性。


  明确学生“需要”之后,就要设定目标和确定专题。定位在电影,其目标设定为:


  1.借助网络学习平台,阅读平台上分类推荐阅读,完成以下学习任务


  Ø 了解电影的基本知识;


  Ø 学习欣赏电影的基础知识;


  Ø 知道欣赏电影的不同角度,同时在阅读与观影中逐渐聚焦自己的欣赏角度或欣赏点;


  2.学习针对某部电影或者几部电影的某一方面,写成一篇影评。在影评中可写对电影的主观感受,旨在强化学生已形成的感悟能力;也可以尝试用辨证的方法评论电影的优劣,初步建立学生的思辨能力。


  二、专题确定及依据学习目标选定专题学习材料


  之所以把专题确定为“张艺谋电影欣赏及评论写作”,首先是来于自己的知识储备,如我向前几届学生推荐过“周末电影”,对张艺谋电影比较了解也比较关注;其次是张艺谋对中国发展中的电影的突出贡献以及在世界上的影响力;第三还考虑到张艺谋的电影无论是文化背景还是人物故事等为同学们所熟知。


  据此,我选定如下两类学习材料:


  第一类,与电影和电影欣赏及评论相关的基础知识。


  1.学生网上购买书籍:


  《影评范文点评》(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社)


  《电影:50位最有影响力的世界电影大师》(浙江摄影出版社)


  《世界经典影片分析与读解》(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


  《一个人的电影院——著名影评人韩浩月首部影评集》(电子工业出版社)。


  注:第一、二本为每位学生必购书籍


  2.教师上传学习材料到网络平台——“电影欣赏”(共七讲):


  ①电影的诞生与发展,


  ②看电影和欣赏电影,


  ③影视艺术的审美要素,


  ④蒙太奇(montage),


  ⑤电影艺术的审美特征及分类,


  ⑥“梦幻工厂”好莱坞(Hollywood),


  ⑦电影评论的写作。


  第二类,张艺谋七部电影的内容介绍、视频链接,张艺谋的生平事迹、从影经历及其电影的综合评价、单一评价(即针对某部电影或某部电影某一方面的评价)。


  1.八部电影是《红高粱》、《秋菊打官司》、《活着》、《我的父亲母亲》、《山楂树之恋》、《英雄》、《满城尽带黄金甲》、《金陵十三钗》。


  2.张艺谋生平事迹、从影经历、艺术成就。


  3.综合、单一评价


  崔卫平的《张艺谋电影中的游民意识》,


  赵晓珊、韩薇的《张艺谋电影作品的心理学解读——用艺术填补早期心理缺失》,


  张英进的《身体的诱惑:塑造当代中国的民俗电影——解读电影<红高粱>》,


  苏壮的《张艺谋电影作品中的构图艺术》,


  迟锴、侯丽枚的《再论张艺谋电影的色彩张力》,


  刘娜、赵一娜的《张艺谋电影音乐之我见》,


  崔春泽的《非纯正意味的荒谬喜剧——评电影<秋菊打官司>的艺术性》等。


  当然,作为学生学习写作的借鉴类影评文章,教师还得在做专题的过程中精选,这一部分题将另文撰述。


  三、开始张艺谋专题学习之前学生应做好的准备工作


  1.考虑到张艺谋专题学习的特殊性,即又是“电影”又是“张艺谋电影”,那么,学生就得首先阅读“与电影和电影欣赏及评论相关的基础知识”,即上传到网络平台的“电影欣赏”(共七讲),以及网上购买书籍如《如何写影评》、《电影:50位最有影响力的世界电影大师》等,采取课外阅读的方式。


  2.考虑到学校安排每周三下午是传媒生的专业课——让学生看电影。那么,观看张艺谋八部电影就安排在八周时间完成。学生确定研究方向之后再次观看电影的时间不计算在内。如学生确定研究《红高粱》之后,必定会再次观看一至两次这部电影。


  四、网络阅读、思考及写作部分学习的具体流程


  第一阶段


  包括以下环节:


  1.设置“导读”环节。主要内容是“电影的魅力”和“张艺谋的生平事迹、从影经历”。主要目的是对电影及电影欣赏有一个基本的了解和对张艺谋电影有一个基本的认知。


  2.泛读“电影欣赏”(共七讲)。


  要求学生携带笔记本或者记录纸页,进入网络教室,登录学习平台,完成规定的学习任务:摘录电影相关的重要信息,如电影诞生时间及发展大概过程、什么是“蒙太奇”、电影审美有哪些主要特征等。此环节用六课时。


  3.精读八部电影的内容介绍及评鉴文章。


  教师设计好精读程序。即八部电影的影评精读设定为八个课时,一个课时完成一部电影影评精读;学生进入网络教室,登录学习平台,采用默读法完成精读任务,细致体悟作者所要表达的看法或主张,分析影评表达观点的方式、方法(即论证过程),思考教师标注的红色字体的提问,做好精读笔记(包含自己思想、思考)等。


  4.研读电影的综合评价、单一评价(即针对某部电影或某部电影某一方面的评价)类文章。


  这类文章既可以是著名学者写的,也可以是专业教授写的,还可以是语文专业之外如历史学、政治学、心理学方面的专家写的。选择这样一组视角不同、观点冲突、思想深刻,具有思维挑战性的论述类文章作为研读材料,主要是满足学生思维发展的需要,即由感悟上升到思辨的思维能力;力图帮助学生培植深刻的、独创的、批判的思想,而这正是学生生成思想的关键,也是与传统的高中语文学习不同的地方。


  研读这组文章,可以由浅入深,由难到易:或先形式评价,后内容评价;或单一评价,后综合评价;还可以把同一部电影的内容介绍、评鉴文章精读与综合评价类的文章放到一起去研读,即把精读与研读合并一起或交织一起。总之要让“读”的内容和层次次第上升。针对传媒艺术班学生的特点,这一次我将采取“合并”或“交织”这样的安排。考虑到部分学生的学力状况和水平仍处于感悟阶段,对于文中思辨性的文字,教师应做适当的讲解。这一环节大致用十二或十六个课时,具体视学生的学习情况而定。教师给学生研读的要求和提示是:


  (1)学生进入网络教室,进到学习平台,研读老师布置的评价类文章。


  (2)教师对这些文章要加以提示,如“你能提取文中的重要信息吗?”“评鉴文章或评价类文章的主要观点是什么?”“请注意老师加粗的字,阅读这些文字你想到什么?请把自己的想法、感受及时写入‘网友评论’栏,供大家思考、学习、交流、讨论。”等等。


  第二阶段


  包括以下环节:


  1.学生进入网络教室,再读单一评价类文章。


  此时,教师可不时加入一些新作,主要是与原先单一评价类文章观点相冲突的文章,如针对原先对《红高粱》采取肯定态度去选择一些采取否定态度的文章。此环节用两课时。


  2.师生适时进入演播室或传统教室,教师评价单一评价类文章。


  教师评价单一评价类文章,源于对学生学习状况的观察和判断,以及对其学习节律和时机的把握。换言之,教师非得在学生“心求通而未得之意,口欲言而未能之貌”之时才对他(她)进行“启”和“发”,从而“开其意,达其辞”,把学生思考引向更深处。所谓深解不是教师在“讲”,而是教师在“问”;不是在“讲”一篇文章,而是在“问”一组文章。“问”要有冲击力,要有启发性,要给学生作头脑风暴式的刺激,要让学生对原有的思考或结论产生新的质疑。试举例如下:


  《红高粱》评鉴中说:电影是“具有神话意味的传说”,这样的评价准确吗?


  电影“是要通过人物个性的塑造来赞美生命,赞美生命的那种喷涌不尽的勃勃生机,赞美生命的自由、舒展。”这样的主题定位对吗?


  “正因为这种对生命的礼赞以及影片那精湛的电影语言的运用,使得《红高粱》获得了国际荣誉,这也是中国电影迄今为止在国际上获得的最高荣誉。”这样的评价是该片获大奖的原因是这样吗?还是另有原因呢?


  “当我们面对《红高粱》时,就会感知到全片都被那辉煌的红色所浸透。红色是太阳、血、高粱酒的色彩。”这样的意象解读是基于一个怎样的文化背景?文化背景不同,对这些意象的解读会不会有所不同呢?(如日本民族对太阳红色的解读:《落日是日本文学中常见的景色》,作者:李长声)


  “《红高粱》以浓烈的色彩、豪放的风格,颂扬中华民族激扬昂奋的民族精神。”这是一种怎样的“民族精神”呢?


  “农妇秋菊想要讨一个说法”真的是“表达了人对自我权益的觉醒”吗?


   一个国家或社会,应该建立怎样一种“秩序”才能保障每一个人的“自我权益”?或者说才能让每一个人活得有尊严?


  ……


  此环节一般用两个课时。


  3.学生进入网络教室,再读综合评价类文章。


  在第一阶段,学生虽然研读过学习平台上综合评价类文章,但长时间的研读(思考)极易深陷其中,为他人的观点和论证所左右。此时,教师再一次走进学生中间,对学生的阅读状态、阅读方法等作进一步的指导。如比较并思考不同作者、不同文章其立论和论证的思维路径,力图得出自己的思考和思想,为下一阶段进入到定向,定题、写作等作准备。此环节一般用两个课时。


  这一阶段,是学生生成思想,进而生长出自己高质量言语系统的最为重要的阶段。由于学生思维、思想发展的步伐有快有慢,或深或浅,有时表现为前进,有时又表现为滞后,可能方向或路径也有不同。为此,师生教与学的行为也不应同步,它显得更为机动、灵活,教师的“教”更加个别化,学生的“学”也更加个性化,如学生更喜欢走出专题学习的网络平台,进入到互联网广阔的世界里遨游,查找、阅读与自己研究相关的资料;也更喜欢采用“文件夹”(大多为QQ文件夹或U盘)的存储方式来保留或整理资料。教师则要在对学生学习状况的观察和判断以及对其学习节律的把握的基础上,为每一位学生制定(提出建议或意见)出大体统一的学习步骤,然后再一次走入学生当中,针对不同学生进行答疑、解难,帮助学生走出思想或思维的迷潭,理清自己的思考、思维的“路径”。


  第三阶段


  包括以下环节:1.学生定向、选题、写作;2.修改或重写,主要针对“此次”专题写作有困难的学生;3.习作上传网络学习平台,开设学生习作点评课。


  这一阶段,学生的学习具有隐性的特征,可谓“看不见的战线”。从定向到选题,从选题到写作,从写作到修改(极少数学生甚至要重写)、到习作上传,可以说,这是一个非常重要而又极其“漫长”极其艰苦充分体现个性化的“劳作”过程。说它重要,是因为这个“坎”迈不过去,就只能功亏一篑,学习任务就没完成,目标也没达成。说它“漫长”,是因为在这个过程中,大部分学生要花费大量时间,最长者超过十天甚至半月。说它艰苦,是因为在确定研究方向之后,学生要围绕着研究方向去阅读、收集、整理材料;再从材料当中去归纳、概括出标题;然后再围绕标题去筛选、组织材料,构思成文,完成习作上传。这当中要有很大付出。作为教师要“等得起”,“耐得住”,在“等”“耐”中有所作为,比如要帮助学生寻找写作的兴奋点,要尊重学生个性化的理解和表达,要帮助学生走出思想认识的泥沼或者误区,要帮助学生明晰自己思考、思想和思维路径,等等。


  这一阶段,从定向到习作上交,拟用两周时间,学生自主安排学习时间和内容(含课内课外)。中间,教师会根据学生学习情况在课内安排定向、选题、写作的指导课、讨论课和习作点评课);习作上交不要求统一时间、统一形式(特指专题学习进入成熟阶段可直接上交电子稿而非手写稿)。


  1.学生定向、选题。一般来说,学生在这一环节上,会出现这样或者那样的问题,比如选题过大;选题与定向不分;只能定出研究方向,不能选定具体标题;随研究的推进定向和选题都会有所改变;或已经选定好习作标题等。针对学生定向、选题存在的具体问题,教师做如下工作:


  (1)开设定向、选题研讨课。学生依座位号顺序说出自己定向、选题的思考以及写作的大体思路,听取同伴的意见或建议,与同伴平等交流、互换、共享研究成果,让大家在相互点评过程中相互借鉴,相互启迪。研讨课上,教师适时参与并适度评价。用一课时。


  (2)教师针对个别学生的定向、选题进行指导,让学生选择适合自己写作水平及能力的写作题目。


  针对学生选题、写作存在的具体问题,教师开设写作指导课,主要是分析针对某部电影或某部电影某一方面评价文章的构思谋篇的写作技巧,如内容与形式、立意与行文等,帮助学生提高选题、选材成文的写作能力。用一课时。


  2.修改或重写,主要是针对专题写作有困难的学生。必须承认,部分学生的习作并不能一次性写成,修改或重写相当重要和必要,它是学生重新认识、重新发现、重新创造(包括思想、思路、文体、样式、遣词、造句等)的过程。好文章是改出来的,教师要帮助学生习作过关,写一篇像样一篇,这不仅是学生专题习作过关的问题,更是学生信心不断积累的问题。为达成此目的,教师需“一对一”反复多次帮助学生,也可以让学力水品高的学生帮助写作有困难的学生。


  3.习作上传网络平台,开设习作点评课。用一课时。习作点评不是一两篇学生“好文章”的教师讲评,而是五六篇甚至十多篇一组的自由式、互助式的学生点评。必要的话,学生上交习作后及时写下反思或回顾。


  第四阶段


  这一阶段的设置视情况而定,如“读《论语》”专题学习举办辩论会,“读中国当代诗歌”专题学习举办朗诵会等。张艺谋电影专题不作此安排。


  需要指出的是,一个专题学习的实施和达成,教师既要注重客观外在目标的预设和客观计划的制定,但更要注重学生个体的内心体验和学生个体主观意义的生成。学生“体验”与“生成”的过程是艰难而缓慢的,我们不可能“多快好省”“大干快上”或者喊几句“高效课堂”的口号就能够达成,但也不能“少慢差费”,无所作为,这需要教师的智慧。所谓“智慧”就是教师一定要机动灵活,不要死守既定的“教学设计”。


  总之,“认真做每一件事,不要烦,不要放弃,不要敷衍。”(陈丹青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