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学习,我的学生都做些什么作业?

专题学习,我的学生都做些什么作业?


吴泓


  十年专题实践,我写过两篇博文,两篇的标题都是《为何我的学生不做那些语文练习》,只不过(之一)(之二)的角度不同。(之一)是从主体论、课程论和实践论的角度及关系来考量的,(之二)则是从人的一生语言发展的各个阶段说起。


  那么,不做那些语文练习,我的学生都做些什么作业呢?


  作业一:围绕专题,学生至少阅读一本经典“原作”。如果需要,时间又容许,可以再加上一两本与专题相关的书籍。如沈从文《边城》专题,《边城》原作是每位学生必读的一本书。当然,为了更好地理解作者和作品,再网购《沈从文传》或《从文自传》来阅读就更好。 




学生卓越网等购买的书籍


  作业二:围绕专题,学生阅读老师从网上搜集整理好的富于思维挑战性的评论或评价性文章。如沈从文《边城》专题,共“四读”:


  “一读”,作者的生平事迹、作品年表等文字;


  “二读”,从语体层面解读“文本”,有祁培的《<边城>里翠翠父母故事的叙事功能》,刘春哲的《<边城>叙事结构特征浅析》,田红的《<边城>的叙事策略》,宋阜森、谢玉兴先生的《<边城>语言艺术成因探析》;


  “三读”,从语象层面解读“文本”,有安承雄的《<边城>里河水的象征意义》,李美容的《“湘西世界”:沈从文笔下的一个现代神话》,高维生的《沈从文和虎耳草》,戚群芸的《孤独的撑渡人——再读<边城>》,王一丁的《要碾坊还是要渡船——第N次重读<边城>》,林忠港、朱晓林的《碾坊与渡船:<边城>不可忽视的两个意象》,儒石的《在白塔中获得重生——从“白塔”的象征意义分析<边城>主旨》;


  “四读”,从语义层面解读“文本”,有张新颖的《<边城>:这个世界有它的悲哀,却在困难中微笑》,姜彩燕的《美丽与哀愁——对<边城>的再解读》,方波、季红丽先生的《沈从文<边城>的深层意蕴》,朱文斌的《关于翠翠成长的神话——沈从文<边城>之再解读》,陈思和的《由启蒙向民间的转向:<边城>》。




老师从网络上搜集上传博客的文章


  作业三:围绕阅读(指“作业一”和“作业二”中文章或著作),学生要做好“读书”笔记。具体是:


  学生能够在内容和风格熟悉的短文(2000字以内)中找到并提取明确表示的信息,如阅读一位作家的生平事迹、评价等,从中找到并提取其重要信息;


  学生能够查找并提取在文章中相当明显且明确表示的几条信息。如阅读他人评价一位作家(艺术家)作品特点的重要的几个方面;


  在熟悉主题的文章中,学生能确定并提取文章的主要观点,并且认识到支持这些主要观点的“实事”(材料)与观点之间的联系。如阅读他人评价张艺谋电影《红高粱》主题思想的文章,能确定并提取文章中表达主题思想的关键语句,以及找到支持这些观点的“事实”(材料)。(注:作业三与作业二同步进行)




学生笔记本记录的“读书”笔记


  作业四:围绕阅读(指“作业一”和“作业二”中文章或著作),学生要学会比较、分析,学会质疑或提问。具体是:


  学生能够完成中等复杂程度的阅读任务,在不同的文本或者文本不同部分查找并提取多条信息,并使之建立起联系。如把张艺谋八部电影的资料、评价等主要(重要)信息制成表格,把中国近代史的时间、事件、人物、影响等主要(重要)信息制成表格,作比较分析。




2011届高一(16)班刘筠珂同学张艺谋电影专题制作的信息表格


  学生能完成复杂的阅读任务,发现并提取文中隐含的信息,从有细微差别的语言中建构意义,以及对文本作批判性的评价,即发现问题(提出问题),评价提出问题的优劣、高下、雅俗、或是否有价值等。如张艺谋电影专题学习到一定阶段学生上交的“问题”。 




 2011届高一(16)班同学张艺谋电影专题提出的问题



  作业五:围绕发现的问题或提出的问题,确定研究方向(定向),选定研究主题(选题),通过访问和检索等方法,查找出满足主题的信息资料,或推断出哪些信息资料是与主题(任务)相关的,并进行打包或整理打印出来,以便于在一定时段内做进一步的思考与研究。如《论语》专题学习,学生在定向、选题之后就要再围绕着研究方向或选定题目去阅读、收集、整理材料等。




 2005届学生高一做《论语》专题打印的资料集



  作业六:针对信息资料所表现出来的特征,能够用批判性的眼光或分析、或比较、或假设、或推断、或归纳,能整合信息,提炼观点,组织材料,进行论述,最终构思成文,完成2000字以上的习作。这是最后也是最大的最重要的作业——我们专题学习的“目的地”。


  有人说,人生像旅途,不必在意目的地,重要的是沿途的风景。其实,目的地和旅途一样重要。




印刷出来的学生习作集和老师的教学反思录

《专题学习,我的学生都做些什么作业?》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