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教师吴泓:11年不用传统课本(《南方日报》2012年03月19日)

    初春3月的一个上午,深圳宝安区新安中学,一堂与众不同的语文课正在进行:没有传统的语文教材,没有大量的练习题、课后作业,甚至没有老师精彩的讲授,40多名高一学生正端坐在电脑前,认真地读《诗经》以及《诗经》的多个译本。


    在吴泓所执教的这个语文课堂上,学生将会读到完整的《诗经》、《论语》等经典著作,也会相对完整地了解李白、王安石、鲁迅、顾城、莎士比亚、伍尔芙等人以及他们的佳作,并且在阅读观点不同、见解各异的材料后形成自己的判断思考,与经典本身对话。


    年近50的吴泓很“另类”,因为他的教学没有使用现行的中学语文教材,而是专门为学生设置了28个专题,进行“读写一体”的高中语文专题研究性学习的课改实验,而这一做,就是11年。


    专家学者说,这种教学方法代表了高中语文课改的方向。学生说,“他带我走进了一场思想盛宴,丰盈了我的生命。如果能更早遇到他就好了。”


    这个被学生们亲切称为“老吴”、有着“淡淡烟草味、古龙香水味”的老师究竟在这11年间做了怎样的一场语文课改实验?他是怎样开始并且坚持走着这条漫长路?他带给了学生什么,又带给我们什么?让我们走进吴泓以及他的语文专题研究性学习实验。


 


   告别“上课老师不停讲、下课学生不停做”


    高中语文学习能不能通过专题研究性学习引导学生学会运用语言和表达思想?新课程标准不正在提倡“读整本书”吗?认为“不能再按原来那个教材上课”的吴泓,在2001年开始了其高中语文专题研究性学习的教学


    2000年,吴泓作为特级教师从广西来到深圳宝安区新安中学,在此之前,他已经教了10多年语文科。带着自认为炉火纯青的课文处理“技术”,他在学校刮起了阵阵旋风,许多老师慕名前来听课。有学生评价:“老师的讲课犹如表演,问题设置精妙,语言幽默更是令人佩服之至……典型的‘文学知识融于实践生活’的合成级人物,酷毙了!”


    即便如此,1年下来,学生的学习现状并不乐观:50%的学生书写零乱,20%的学生字迹难辨,85%的学生阅读量少,思维缺乏深度和广度,写作内容肤浅苍白、空洞无物。多次参与市、区高中语文统考改卷工作后,吴泓发现,包括一些好的学校,这种情况有一定普遍性。


    “老师讲得这么精彩,怎么换不来学生的精彩?为什么老师一点成就感都没有?哪里出了问题?”残酷的现实让他不得不对此作出思考,他得出的答案是,传统的语文教育对学生的输入不足,“正因为输入不足,生活面相对窄的中学生只能去生活中找素材,所以只能写我的父母、老师等。”


    而他找到解决“输入不足”的“药方”,来自一个偶然的机会。吴泓一次无意中“瞄”到学生在读历史教科书中关于李鸿章的一些内容,“在大部分传统的中国人心目中,李鸿章是一个卖国贼,而在欧美列强眼中,他是近代中国最伟大的外交家和改革者,是满清的俾斯麦、东方的拿破仑,对满清政府来说,李鸿章是他们的救世主。看到学生读的书里说李鸿章是卖国贼,我跟他们说我读的那个书里面说的李鸿章跟你们的教科书不一样,你们想不想看一看?”


    在学生们强烈的兴趣下,吴泓“停下”传统的语文教材,复印了蒋廷黻的《中国近代史》,并将其搬上了他的语文课堂,而学生的反应也着实让他惊讶,“他们非常感兴趣,平时上课发言是很难的,但在读这本书时,学生们经常为了自己的一个观点展开争辩。为了弄清楚对一个人的结论为什么如此悬殊,他们又去翻阅其他资料,读相关的很多书。”


    吴泓告诉记者,短短1个月里,学生们完全沉浸在一种自主自愿、自由愉悦、充满着思维挑战和开放性的学习过程之中。而且几乎所有的学生在阅读、思考和表达上都发生了惊人的变化。


    当拿到学生汇编的专题学习习作集《家园》,看到学生们写的每一篇文章都有其自己的思考,而不再是叙述身边的有趣的事情或写自己的家人,吴泓说:“那份惊喜、激动、成就感无以言表。”


    “原来我也做着上课不停讲,下课让学生不停做题的蠢事。高中语文学习能不能通过专题研究性学习引导学生学会运用语言和表达思想?新课程标准不正在提倡‘读整本书’吗?”认为“不能再按原来那个教材上课”的吴泓,在2001年开始了其高中语文专题研究性学习的教学,2年后,他将这种学习延伸到了网络。而这条路一走,就是11年。


 


    从读“整本书”开始


    每一个专题学习,学生阅读的文字都在10万字以上,两年下来,每一位学生阅读不少于150万字。每一次专题学习之后学生上交的习作,少则2000多字,多则五六千字


    3月初的某个上午,吴泓的语文课正在进行,开学后刚刚分班进入这个课堂的40多名学生正端坐在电脑前认真、安静地读《诗经》以及《诗经》的多个译本。吴泓也坐下来安静地读书,不时观察学生们的学习状况,有时会走到学生身后给予指导。整节课大致如此。


    “与其说是听课,不是说是看课,会看的人会被学生主动求知的状态所吸引,不会看的人则感到枯燥无聊,听课记录本上不知该写些什么。”一位曾经“看”过吴泓课堂的专家这样说。


    在吴泓专题学习的网络平台“家园网”上,他共设置了28个专题学习,从古代的《诗经》、《论语》、李白、杜甫、韩愈、王安石、苏轼到现代的鲁迅、萧红、曹禺、沈从文,再到当代的北岛、顾城、海子、王小妮、雷平阳……从文艺复兴的莎士比亚,到“迷惘新一代”的海明威,再到意识流小说先锋伍尔芙、存在主义者加缪等都出现在他自选的“教材中”。


    “真正的经典可以丰富孩子们的心灵,给他们以灵魂,一个经常在阅读和沉思中与古今哲人、思想家倾心对话的人,与一个只读明星轶文和凶杀故事的人,两者思想空间和精神世界差距不可以里计,而学校的语文教育,就应该摒弃那些非经典之作的语文学习,摒弃那些拦腰斩断、割裂经典、急功近利的‘应试阅读’,还要拒绝那些快餐式的‘浅阅读’、‘悦读’对学生的侵蚀。”吴泓说。


    28个专题编排的内在逻辑是根据学生在高中阶段思维发展由“感悟”上升到“思辨”,并以“思辨”为主逐步过渡到“研究”的规律。“两千多年前的爱情大家都比较感兴趣”,所以每届高一学生,吴泓都会用《诗经》专题作为学习的开始。


    记者了解到,学生们专题学习大概的流程为四步:第一步为在“家园网”上浏览所读专题的背景资料。第二步为再读原作,深入思考。第三步则是定题写作,学生们通过自己的思考、感悟写成一篇文章,上传“家园网”接受大家的点评。第四步则会通过辩论会、朗诵会或课本剧演等不同形式让学生们深入体验。


    “突破一学期一本语文‘教科书’的‘一本书主义’藩篱,选入并整合大量与专题相关的、观点不同、见解各异的阅读材料,组合成专题学习课程。在完成语文学习基本任务的基础上,重点培养学生独立思考、敢于质疑并发表自己独到见解的能力和品质,既见‘林’,又识‘木’,树木、森林,形成‘气候’。”吴泓在博客上这样写道。


    据介绍,每一个专题学习,学生阅读的文字都在10万字以上,两年下来,每一位学生阅读不少于150万字。每一次专题学习之后学生上交的习作,少则2000多字,多则五六千字。学生的整体语文素质提升也令人刮目相看。


    如今已是中山大学大四学生的汤玉婷对吴老师的课堂记忆犹新。“他不拿任何教材,在电脑上上课,还跟我们说语文学习是人文素养积累的过程,而不是应试的过程……这些都让我觉得这个老师很有意思。之前的语文学习都是非常零散的,而吴老师带领我们系统地学习,让我学到了很多,可以说带我进入一场思想盛宴,丰盈了我的生命。’”


 


    “要不断给孩子们成功感”


    “本身那么系统地读经典就觉得比同龄人厉害了,在老师的帮助下,还能写出颇有水平的文章。写得好的话还能被收录进作品集,确实很有成功感,也激励我们做得更好”


    从多年老师灌输式的传统语文课堂进入全新的语文课堂,学生们的反应是怎样的?如何让每个学生都适应这样的课堂,从而爱上读“整本书”?


    “最开始孩子们是好奇、兴奋、期待的”,吴泓告诉记者,课堂形式的变化本身以及他的选题设计都会将孩子吸引到课堂上来。


    《也说王安石的“狠”》、《“王安石晚年悲凉”之我见》、《谁似浮云知进退 谈王安石及其变化》……集结在学生专题习作文集里的数十篇文章都与王安石有关,但却没有一篇选题、论述雷同。


    吴泓介绍称,他会想办法帮助学生每篇习作过关,不断“折磨”学生达到最好水平,“过关后孩子们会惊讶自己居然能写出这种东西,会有成功感,一个个成功感叠加,就会给他们信心,信心膨胀后就变成了爆发力,最后学生们形成了自主学习。”


    汤玉婷回忆称,那种成功感确实不断吸引着她们。“本身那么系统地读经典就觉得比同龄人厉害了,在老师的帮助下,还能写出颇有水平的文章。写得好的话还能被收录进作品集,确实很有成功感,也激励我们做得更好。”


    吴泓还告诉记者,学生进入他的课堂后,要经历一个“洗脑”的过程,“我会告诉他们什么是真正的语文学习。”而这个“洗脑”过程在吴泓看来不是那么容易,“你要给他输入新的东西,刚开始他可能一下子无法接受、适应,但在输入的同时慢慢告诉他这些东西美在哪里,孩子们的观念就慢慢改变了。”吴泓告诉记者,由于学生存在个体差异,因此过渡期时间也不一样,一般情况下经过2个月的时间就可以完全适应新的学习。


    汤玉婷告诉记者,当年他们刚接触专题研究性学习时,有个别同学不太适应,面对大量的信息,不知道该如何获取有效信息、很难分辨、理解文章,读一些材料也会出现吃力,“班上的几个男生表现得比较严重,后来老师帮助他们,而且我们看完素材后也会组织讨论,不懂的同学可以在讨论中得到一些启发,很快就跟上来了。”


    “按照原来传统的学习,适应快慢也是永远存在的,任何一个领域都这样,一点都不稀奇。对于那些适应慢的学生,只能去多帮助他。”吴泓说。


 


    高考语文成绩优异


    “我带的学生高一成绩可能不好,但会越来越好,厚积薄发。到最后高考时甚至会超过最好班的分数”


    退休前在南山区教研室工作的唐建新是在2003年一次聊天时知道了吴泓的教学方法的,之后他还对此进行了深入考察。“他突破了死板、零碎、相对散漫的高中语文学习模式,让学生在文化的浩瀚海洋里奋力游泳,给了我很大的震撼。这样的改革在高中是凤毛麟角,因为高中离高考太近。做这样的改革需要很大的勇气”。


    当吴泓的专题研究性学习被业界很多人所知后,外界对其的质疑也随之而来。唐建新告诉记者,质疑声音主要是这种做法能否对付琐碎的高考试题、这种体制外教出来的学生能否适应体制内的考试。


    “我都把学生带到知识的大江大河里了,考试会有什么问题?好的成绩只是这种学习收获的副产品,学生收获的比考试本身多得多”,吴泓说,他告诉记者,在高三阶段,他也会指导学生把专题研究性的学习方法迁移到复习备考中来,“经过高一、高二的训练,学生们非常厉害,他们搜集到历年考试题目,然后进行整理、归类、统计、分析和比较,在这样的研究过程中会发现命题的特征和规律,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汤玉婷回忆,当时她们隔壁班的学生天天“泡”在高考真题当中,而她们班的学生则轻松很多,不用搞“题海战术”、“疲劳战术”,只是做一两套真题找找题感,研究下试题就可以,“最后高考成绩跟隔壁班不相上下。”汤玉婷当年的语文成绩为124分。


    有人曾对吴泓带过的学生高考语文成绩作过查阅,结果发现,其所带的学生语文成绩可以用“优异”来形容。


    “我带的学生高一成绩可能不好,但会越来越好,厚积薄发。到最后高考时甚至会超过最好班的分数。”吴泓说。


    可家长们能耐心等待孩子“厚积薄发”吗?吴泓告诉记者,他做这项课改最核心的支持力量其实来自家长,“就算学校再怎么允许,如果家长认为这种方式害了孩子,去反映的话,也很难(进行下去)。现在家长们很清楚,既要让孩子考大学,也不要让孩子仅仅变成掌握知识的工具。”


 


    期待更多的“吴泓”


    传统的高中语文学习不够、不厚、不深、不实,而吴泓的专题研究性学习方法便解决了这些“不”


  如今,当汤玉婷对大学的同学们聊起自己的高中语文学习,对方往往会特别羡慕她,“他们会觉得之前高中学习把时间浪费到做题上面,没机会阅读。很羡慕我能碰上这样的老师。其实我自己有时也会想,如果我能更早点碰到吴老师,可能会收获更多。”


  “吴老师的这种教育方式需要很有魅力、能力、敬业的老师才能hold住”,汤玉婷说,即便如此,她还是希望有更多像吴老师这样的老师出现,在高中阶段带领学生学到更多本领、引领他们对人生有更深入的思考。


  在吴泓看来,他的专题学习教学方法在高中时让学生接触已经有点晚了,从小学3年级便可使用,因为那时孩子已经能够识字、写字。“不同的年龄段可以选择不同的书来读,但语文学习一定要读整本书。美国的小学就搞研究性学习,引导孩子在阅读中不断思考。”


  唐建新认为,高中的语文学习应该为孩子们打下终身文化学习的底蕴。在他看来,传统的高中语文学习不够、不厚、不深、不实,而吴泓的专题研究性学习方法便解决了这些“不”,“让学生在同一专题下,在大量不同风格、不同观点、不同流派的文本当中去逾越、思考、选择研究的题目进行习作,可以说是让学生经过了凤凰涅槃”。


  通过多年的观察后,唐建新认为吴泓的专题研究性学习方法已成为相对成熟、成型的教学方式,于是在2010年,他向北京师范大学推荐了该教学方式,而该校实地考察后也认为吴泓的专题研究性学习方法的确是一种比较成熟、代表高中语文课改方向的教学模式。而这之后,关于这种学习方式展开的两场全国性研讨会也让更多人知道了吴泓及其教学方法。如今在北京、重庆、河北、宁夏等地的一些名牌学校也开始借鉴、推广吴泓的教学方法。


  而据唐建新介绍,这种被众多专家认为代表高中语文课改方向的语文专题研究性学习方法在深圳推广得并不理想。据了解,即使在新安中学,对语文专题研究学习教学也基本持“不反对、不提倡”的态度。


  有业内人士指出,在深圳推广不理想背后的主要原因还是相关主政者怕影响高考成绩。而老师怕在浩瀚的书海当中跟不上学生,显示出自己的阅读不足、思考不深、指导不良。“在这种情况下,只能影响那些有积极性的老师”,唐建新透露,下月初,他们准备利用吴泓工作室的名义开小型研修班,对报名学习的老师做简单的培训。


  吴泓告诉记者,他没有太远的计划,只是希望打理好自己的“一亩三分田”,不断更新、完善自己的专题,让学生在这里更好地吸收经典的智慧和精神,变成一个学习能力很强、对生命热爱、未来有生活质量、幸福指数高的人。


  对于这么多年坚持做教改实践是否辛苦的问题,吴泓回答称,“没什么辛苦,阅读本身是一件高兴的事情,另外我认定了这样做对学生们是好的,我干吗不去做?”(《南方日报》)


 


很有味道的“老吴”


     ■记者手记


    学生们亲切地叫吴泓“老吴”,在学生们眼里,“老吴”有内涵、有味道。甚至帅。有2002级的学生曾用“淡淡烟草味、古龙香水味”来形容他,不仅因为他爱吸烟,也是为此想说明他确实是一个有底蕴的男人。


    汤玉婷说“老吴”在讲课时不仅可以把内容讲得很有趣,肢体语言、表情也很丰富。


    “可能我会忽悠呗,我在课堂上讲到高兴时确实会手舞足蹈,喜怒笑骂也很经常。”吴泓这样解释学生为什么喜欢他的课。“比如我讲鲁提辖拳打镇关西,我说提辖相当于现在的武装部副部长,他路见不平就能拔刀相助吗?这说明宋代的法律、整个社会制度已经失序了,官家管不这些事情,所以出现这种所谓的英雄。武侠传统里,当一个社会从正常渠道找不到出口,找不到为民请命的官,就靠另一个江湖来主持正义,这实际上就是这个社会出问题了。”


    走进吴泓的办公室,书架、书桌、茶几、沙发,能摆放的地方都摆放着书本。他的确需要看很多书,这样才能提供给他的学生们同一作品不同风格、不同观点、不同流派的文本,也才能找到适合学生们阅读水平的文本。而他也认为阅读本身是一件高兴的事情。


    由于患有严重的腰肌劳损,曾做过手术,他要经常站着阅读,他的电脑也被放置在一个高高的台子上,每天他站在电脑前更新家园里的学习资料等,有时一站就是几小时。


    吴泓说他的业余生活就是出去跟朋友吃饭、聊天、喝茶,他不会给自己每天定计划,“干吗定计划啊,这太难受了。”


    对于他在实践中摸索出来的高中语文专题研究性学习方法的未来,以及如何在更大程度上推广,吴泓似乎没有想太多、太远,“我是一名悲观的现实主义者。”他说。


                                                            撰文 南方日报记者 孙颖


                                                                  策划/统筹 吕冰冰


语文教师吴泓:11年不用传统课本(《南方日报》2012年03月19日)


                   语文教师吴泓:11年不用传统课本(《南方日报》2012年03月19日)


                   语文教师吴泓:11年不用传统课本(《南方日报》2012年03月19日)

语文教师吴泓:11年不用传统课本–24小时滚动新闻–人民网


深圳新安中学语文教师吴泓:11年不用传统课本-南方报网


语文教师吴泓:11年不用传统课本-搜狐滚动


语文教师吴泓:11年不用传统课本_雅虎教育


语文教师11年不用传统课本不断给孩子们成功感 – 新华教育


深圳新安中学语文教师吴泓:11年不用传统课本 海南网


语文教师吴泓:11年不用传统课本(图) – 滚动新闻 – 21CN.COM


语文教师11年不用传统课本不断给孩子们成功感 -盐城


语文教师11年不用传统课本_阳光教育_东莞阳光网


中学语文教师11年不用课本带学生研究性学习_教育_腾讯网


中学语文教师11年不用课本带学生专题研究性学习_泉州教育网


语文教师吴泓:11年不用传统课本_网易新闻


语文教师吴泓:11年不用传统课本_新闻中心_中国网


千龙网–千龙家庭–语文教师吴泓:11年不用传统课本


语文教师吴泓:11年不用传统课本_星岛环球网


语文教师11年不用传统课本 不断给孩子们成功感_教育频道_凤凰网


不一样的语文教师吴泓:11年不用传统课本_中国深圳经济网


 


外国文学作品专题学习怎么做

外国文学作品专题学习怎么做


吴泓


  在我选入的专题学习内容里,外国文学作品专题学习的有莎士比亚、雨果、托尔斯泰、海明威、《百年孤独》、卡夫卡、伍尔芙、《等待戈多》、加缪、里尔克。有时以一位作家为研究对象带出一、两部作品,有时以一部作品为研究对象去了解这位作家。从这些选择可看出现代派作家作品居多:表现主义的卡夫卡,意识流小说的伍尔芙,荒诞派戏剧的《等待戈多》,魔幻现实主义的《百年孤独》。那么,这些作家作品的专题学习究竟该怎么做呢?
  首先,阅读这些作家的作品,得明白这些作家为什么要这样写。以伍尔芙《到灯塔去》的专题学习为例,你得明白伍尔芙为何会钟情于意识流的表现手法。伍尔芙认为人生并非布置得很齐整,因此她反对传统小说的精密布局。在《评现代小说》一书里她说过:“一个常人的知觉每天接受无数的印象——有些是琐碎的;有些是荒诞的;还有些是深刻的。这些印象的综合就织成一个人的日常生活。人生的真实性即在此。所以一个作家,如果他能摆脱传统的束缚,不拘泥于精密的布局和叙述故事,他就能真是地描写人生。真诚的作家们应该写他的‘所感’而不应死守成规,依样画葫芦。因此抓住人生真实性的小说不一定要有悲欢离合、慷慨激昂的情节或离奇动人的故事。小说家的使命在于写出环境对人心理上所引起的复杂反应和描摹情感的伸缩与奔放。”明白她这样的主张或信念,你就找到阅读她作品的钥匙。
  其次,得明白作家写了几个人或者写了怎样一件事或者几件事。这是一部伍尔芙倾注心血的准自传体意识流小说。小说以到灯塔去为贯穿全书的中心线索,写了拉姆齐一家人和几位客人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后的片段生活经历。拉姆齐先生的幼子詹姆斯想去灯塔,但却由于天气不好而未能如愿。后大战爆发,拉姆齐一家历经沧桑。战后,拉姆齐先生携带一双儿女乘舟出海,终于到达灯塔。而坐在岸边画画的莉丽也正好在拉姆齐一家到达灯塔的时候,在瞬间的感悟中,向画幅中央落下一笔,终于画出了多年萦回心头的幻象,从而超越自己,成为一名真正的艺术家。意识流小说并不好读也不好懂,理清人物之间的关系和事件的脉络,对理解作品至关重要。
  第三,要努力追问作家写作意图或作品寓意。伍尔芙写日常生活的琐碎、荒诞与深刻,她想向我们诉说什么?请看学生对作品的追问:拉姆齐先生究竟是怎样一个人?是一个求实者还是一个暴君?拉姆齐真正想成为哪一种人?拉姆齐先生为什么要去灯塔?是还夫人之愿吗?他去那意味着什么?如何理解“我们都死亡了,各自孤独地死亡了”这句话的含义?伍尔芙在作品中体现的真的是悲观吗?拉姆齐夫人被人们称为“女神”,但在文章中我们却能看到她的虚荣心,作者为何要这样写?莉丽的原型据说是作者自己,那么莉丽试图完成那幅以母子图为背景的油画又代表了什么?而当全文终结,拉姆齐夫人死了,剩下一行人去往灯塔时,莉丽才终于完成了画,这又代表了什么?本书真正写的是什么?是女权主义?是女性心灵史?是人性的和谐与唯美?或这一切仅仅是回忆、记忆?小说多次提到灯塔,是一种怎样的象征……
  第四,要借助专家的评论来帮助自己思考,最后得出自己的思考或结论。在我们的网络平台上提供有以下辅助性评论文章:李晓燕的《走进弗吉尼亚·伍尔芙的精神小屋——试析<到灯塔去>所诠释的女性现和生死观》、倪志娟的《永恒的生命之光——伍尔芙和她的<到灯塔去>一书》、赵玫的《一个女人的精神生活》、李伯宏的《沃尔芙的细致》、雪候兰的《灯塔的岁月:纪念弗吉尼亚·伍尔夫》、魏家川的《那近乎天界的美》和武炳新的《流动着的伍尔芙》等等。
  有了以上阅读准备,伍尔芙《到灯塔去》的专题学习就基本上大功告成了。应该指出的是,对20世纪现代派作家作品的学习或研究是艰难的,高中阶段的语文学习只能是“取一瓢饮”。教师如能作一次宏观的、全景式的介绍,将更有助于学生对百年文学脉络的整体把握和关照,进而领略已经过去的这个“人类有史以来最复杂的世纪”对小说家及小说形式的深层影响,以及为什么20世纪的小说令人感到“阅读不再是一种消遣和享受;阅读已成为严肃的甚至痛苦的仪式”。


  参考:吴晓东著《从卡夫卡到昆德拉——20世纪的小说和小说家》
  注:此为《教育时报》约的系列文稿之一,欢迎指正。